主页 > H生活通 >《女力时代─改写全球社会面貌的女性新兴阶级》 >

《女力时代─改写全球社会面貌的女性新兴阶级》

2020-06-10  点赞104   浏览量:528

艾利森‧沃尔芙,英国伦敦国王学院教授,同时也是BBC新闻节目主持的媒体劳动者,无疑是一位受过高等教育的卓越女性知识份子。这本书所描述的,也就是像艾利森这样的女性如何从过去「男主外、女主内」的框架,转变成劳动力市场的一份子,甚至是当中的领导菁英。这过程所涉及的,不仅仅只是高等教育扩张,女性知识份子的比例提升,更强烈影响不同阶层女性的板块、权力关係及其生活型态。

《女力时代─改写全球社会面貌的女性新兴阶级》

新女人的故事,女人的劳动

本书透过女性在生活选择的两个面向:劳动与家庭,进行切入。第一部分「劳动的女性,分裂的房子」从男性与女性在家庭与劳务付出的差异,除了由统计数字具体看见现代劳动市场中女性卓越的表现,本书更强调生活型态与科技物对于女性的帮助。过去女性就读大学的目的在于认识优秀家族的男性,成为能支撑起男方家族的管理者;现在,如同本书第六章所提,白手起家,倚靠自己才华的并成为首富的女性,如欧普拉、JK罗琳等人,已是女性成功形象的典範。当然,虽然仍有多数首富女性拥有亿万财产的理由,来自于家族继承或世袭企业,但无疑在领导阶层、管理阶层上,相对于1851年全英国仅有9位女律师,已有相当大的突破。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拥有自己的财产,且不再以相夫教子为人生目标。

即便家庭生活模式大幅改变,领导阶层女性人数比例不断提升,女性仍受社会角色期待影响。卓越的女人们为了不落人口实,并拒绝在婚后因生育与照护工作而被公司以歧视条款转为兼职,她们希望能在家庭与工作中表现完美,却不期待政府与伴侣的协助,开始购买劳动力替其管理家务。于是。十九世纪后几乎罕见的女佣阶级,又重返现代国家。一批接受雇用的底层女人,取代在外工作的菁英女性,扛起这些菁英阶层的女性过去被认为必须做的家务事。这样的现象不仅是不同阶级女性之间的角力,同时也包括女性始终是社会期待负责照顾与家务工作劳动的角色。这样的刻板印象难以破除,使得多数照顾与家事产业主要工作人员仍有百分之五十以上为女性。

看似平等的现代劳动市场显现新女人成功的励志故事,却带来了另一种女人悲剧。这些被劳动力市场接受的女性,并未从家庭期待中逃脱,而是将另一批无法在这样的市场中晋升的女人们作为影子,在领导阶层中发光发热,而这批成为替代的底层女性家事照顾者,任劳任怨的结果经常是低于最低工资的生活费。女性在各行业的成功以及所占人数比例提升,本书虽给予肯定,但在我们却也发现,往上爬升的过程中,女性要付出的代价并不仅是实力与能力的问题而已。

女人何时成功?

本书第二部《新家庭场域》,则提出「姿本力」(eroticcapital)的概念。在过去,女性的成功是「什幺也不做」,如同作者在第十章对各国象徵尊贵的女性服饰进行考察,传统女性高级服饰多半华丽但不便行动,诸如日式和服与欧洲贵族的马甲,最传统而正式的装束多半需要佣人协助穿戴。如今,女人虽然得到劳动力市场的认可,得以成就自己的事业,但多数舆论仍将女人的容貌被视为女性特有的优势,在性与权力方面发挥重大作用。然而,女人仰赖维持美貌、吸引异性以达到目的的这份「优势」,真的成就了成功的女人,抑或是在另一种男性角度评判标準下的肯定?

时至今日,虽然女性的处境比较以往更为优渥,成就与表现也逐渐被重视,然而普遍而言,女性依旧承担家庭劳务中较多的无酬工作;在全世界的专业工作与领导阶层中,女性也佔少数。相夫教子、三从四德的价值固然不会再是女性优异与否的标準,我们却也必须询问,在统计数字提升所带来的性别平等外,专业的女性又是以什幺样的姿态成为一名「新女性」?第十二章,作者提及,多数专业具有成就的女性,在择偶条件上,挑选经济与教育条件门当户对仍是相当基础的要求。为了寻得条件更好的配偶以及育儿的经济基础,开发中国家的女性流动到已开发国家的贫穷地区,以求找到条件相当的男性,相对而言,男性较无相似的流动。女性在家庭中的角色与期待在今日,到底被撼动了多少?

回过头来,虽然我们可以确信目前女性所获得的权利与上个世纪并不相同,然而对于如何成为一名「成功的女性」,则值得更多的挑战与想像。女性的福利不会自动降临,当前菁英女性所获得的尊重以及成就,也是过去女性主义运动的结晶。本书聚焦于菁英阶层女性的生活型态改变,然而女性的处境绝非单一,关于在劳动阶级、族群偏见上被本书忽略带过的底层女性的处境,也应当是重要的性别不平等议题。

台湾女力时代的到来

那幺台湾的劳动力市场又是什幺样的面貌呢?台湾女性开始大量进入劳动市场,首见于1960年代的加工出口区。为了取得廉价劳动力,台中、高雄等地开放大量女工进入工厂。为了让生产效率提升,衍生出让女性一面进行家庭照顾,一面工作的「家庭即工厂」代工模式。在高等教育扩张下,女性获得教育资源增加,如同《女力时代》所描述,在台湾,受到高等教育的女性越来越多,领导阶层的女性也逐步增加。

诚然历史的发展是重要影响,但女性生活型态的改变也有相当大的程度来自于性别运动长期推广与努力。在1990年这个台湾街头运动风起云涌的时代,妇女运动团体也展现其学术成果、创意抗争,以及政治手腕。妇权团体如妇女新知等,积极推动性别主流化政策,经十年努力促使立院通过《性别工作平等法》、《性别教育平等法》等针对性别的法律;2006年,说服立法院提案正式加入联合国CEDAW公约《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并赋予公约内容国内法层级的效力,希冀能提升台湾性别平权意识。

《女力时代》所展现的是女性生活型态改变,且逐渐发生影响力的时代。今年,台湾创下世界有史以来的纪录──最有实力的两大党各自提出总统候选人,蔡英文与洪秀柱。两位女性,将竞争这个国家最有影响力的人物,我们或许可以说台湾的女力时代已然到来。这个逐渐形成的领导阶层菁英女性,将会面临整个台湾社会什幺样的考验?当所有人聚焦在她们的婚姻状态、她们的穿着打扮时,身为女性候选人,是否更能敏锐台湾单身与成家的社会褔利政策?当领导阶层女性比例上升时,我们将更尖锐地询问,这样的女力使否有别于过去的权力模式,替台湾长久以来以年长男性为主的政治生态带来新气象?究竟菁英女性掌权会与菁英男性有何不同?

我们将拭目以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