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H生活通 >《女朋友男朋友》:追逐自由与平等(下) >

《女朋友男朋友》:追逐自由与平等(下)

2020-06-10  点赞306   浏览量:590

2012年「我要穿短裤!」

2012年的前半部在电影一开始就演了,是导演致敬2010年台南女中女学生集体脱长裤抗议的新闻。双胞胎带领着同学在操场上大喊「我要穿短裤!」而校方将双胞胎的家长,陈忠良请到学校做沟通。

将这一段剧情放在电影前面的安排很巧妙,因为观众了解陈忠良的经历后,再回想这段剧情,会有很大的冲击。除了双胞胎紧紧地连结着王心仁、林美宝跟陈忠良三人之外,最让人冲击的是陈忠良与双胞胎的困境。

一个同性恋,由于无法拥有法定的伴侣,在单身的情况下很难申请领养,所以只好将双胞胎给父母领养,自己则成为名义上的哥哥。单亲爸爸,有实无名,养着两个对其它人来说,是父不详的小孩,在社会观感上,一个相对弱势的家庭。教官于是说:「问题学生通常来自问题家庭」陈忠良试图解释双胞胎拥有的爱并不比别的家庭少,但对双胞胎而言,其实只要这样回应:

「爸,你不要跟他们说那幺多啦!」

那股自信,那股坚定,知道自己是正确的态度!在陈忠良的教养之下的两个女孩子,与自己共同拥有追求自由平等的心,更拥有自己所没有的那份与人争取的自信心。1985年,王心仁、、、林美宝、陈忠良开始追求自由,而到了2012年,唯一还坚持住的,就是陈忠良。除了他始终坚定相信甚幺是正确的之外,或许还有更令人心疼的理由。

2012年「杨雅喆:我想要找回一点点那时候的热情。」

今年3月我到了王家的现场去声援,当时带头主持的,是一位女同性恋。后来,我在争取护士权益的新闻中,又看到了她。她不是王家人,也不是护士,她会在现场帮忙,是因为她投入社运已久,而她会投入社运,是从争取同性恋可以合法结婚权益开始的。反旺中垄断游行,队伍中拿彩虹旗的是同志;绿色公民反核环岛,活动发起人的是同志。

或许,当我们成为了不平等的受害人,才永远不会忘记追求自由平等的心!他们的理由令人心疼,他们的勇气却令人讚叹。

陈忠良无法以爸爸的身分抚养双胞胎,或许在他内心积压已久,想要大声说出「我要合法结婚!」那股信念,反映在孩子们的一句:「我要穿短裤!」

谁说女学生不能选择穿短裤?谁说同性恋不能选择结婚?

台湾社会到处隐藏了以世俗眼光看似合理,却严重忽略人们的基本权益的法令规範。无论他想不想穿裤子,无论他想不想穿结婚,都不能剥夺身而为人的选择权利。

导演杨雅喆与主角陈忠良同样走过野百合学运,也同样在进入社会后,感受到现实对自由平等的的摧残。但心中那股坚定的信念,让陈忠良孕育出了双胞胎,让杨雅喆孕育出了《女朋友男朋友》这部片。导演在专访中曾这样表示:「我一直想要拍部关于八九零年代台湾的故事,相较于现在来说,八、九零年代的台湾相当热情。那时台湾刚刚初嚐自由,百家喧哗;相较之下,现在的社会则显得过于安静和冷漠,我想要找回一点点那时候的热情。」

而在电影的结尾,陈忠良与双胞胎一起走回家,互动自然而亲密,除了感受满满的爱,更重要的,对于争取穿短裤的事,没有责备,没有争执,甚至没有讨论。因为对他们来说,争取自由平等,争取应有权利,是一件正确而且自然的事。

争取自由的心,总有人不会忘记;争取平等的心,总有人不会放弃。他们的互动是导演献给所有记得且还坚持的人。

10月27日我参加了第十届同志大游行,那一夜,我们聚在凯道,反抗着异性恋霸权的社会。如果可以,我希望我是在一个同性恋可以合法结婚的台湾,举办我的婚礼,让身为异性恋的我,能够毫不惭愧地获得幸福。

伴侣盟历经两年半的时间完成了「同性婚姻、伴侣制度、收养、多人家属」民法修正草案,并于今年九月起发动连署。他们的目标,是在明年九月三日时达成百万连署,然而至今,仅达成两万多人连署。这是一个很大的目标,却也是美好的目标。

他们需要你,我们需要你,如果你也被陈忠良与双胞胎争取自由平等的心所感动,如果你也相信人皆生而自由平等,邀请你,一起连署,感谢。

连署网页:http://tapcpr-petition.twbbs.org/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