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是一种生活 >0106 看什幺? >

0106 看什幺?

2020-08-06  点赞628   浏览量:513
李乔︰刘政鸿缺德没人性

(推一个,作家骂人果然有学问。转自Lennon Ying-Dah Wong的脸书,以下引述内文)
前总统府国策顾问、知名作家李乔,前天痛斥苗栗县长刘政鸿太嚣张:「缺德、失德、恶质、没有人性,简直没有形容词可以形容。」
李乔前天下午应捍卫苗栗青年联盟之邀,在苗栗县竹南镇的竹南咖啡举办「听见李乔」座谈会,他说,当年刘政鸿只是地方上的小政客,没想到当了县长后那幺嚣张,出了这幺多事情。
李乔说自己是世界知名科学家霍金的粉丝,讲到自己的「反抗哲学」时,还引用霍金的一段话:「宇宙迅速航向毁灭。生命,是唯一小小的反抗。」

违法诱鸟入镜 太管处拟开罚

(摄影伦理,不只针对人。转自赖荣孝的脸书,以下引述内文)
自从去年底太鲁阁布洛湾台地高海拔山鸟在树洞洗澡照片曝光后,透过网路传播,来自全国各地的鸟迷纷纷赶来拍照,不断出现餵食及音诱的行为,太鲁阁国家公园管理处保育人员连日来不断规劝,但情况并未好转,考虑将依违反国家公园法开罚。
林姓鸟友说,去年底有外县市鸟友前来布洛湾拍鸟时,意外发现停车场一棵樟树树干上出现一个约十五公分树洞,包括黄山雀、绿画眉及赤腹山雀等高山鸟类,陆续飞入洞内洗澡,照片在网路上流传后,全国各地鸟迷趋之若鹜,纷纷揪团前来拍摄,元旦时在树洞前共有超百支高倍数镜头(大砲)对準,阵仗相当壮观。

天下杂誌调查 黄牛掌控花东百万火车票

(花东铁路黄牛的猖獗怪状,比夸张还夸张。转自高有智的脸书,以下引述内文)
台铁春节车票,即将于明晚(7日)零时开卖,而每逢连假便一票难求的东部普悠玛号和太鲁阁号热门班次,往往在网路一开卖便秒杀完售。即将出刊的「天下杂誌」调查发现,2013年台铁花东干线,在订票阶段,竟有高达百万张车票,受到黄牛影响;与花莲车站去年全年上下车总数900万人次的数据相较,比例惊人,严重侵犯公共利益与大众订票公平性。

空气污染让让陆客觉得宾至如归

0106 看什幺?

(何其讽刺,当我们享受「中国製造」的低廉货品,也被迫共享对岸工业化的空污霾害。转自加籍在台记者 J Michael Cole 的脸书,以下意译他的注解)
谢了,中国,难道这种空气污染,是让陆客觉得宾至如归的一种方式?(不过据说,因为霾害吹到台湾,上海因此会有一天好空气。)
Ugh… Thanks, China. Is all this air pollution a way to make Chinese tourists feel right at home (though I am told that this would actually be a good air day in Shanghai)?

王健壮:到底谁在强制谁

(从执法角度,谈社运与司法。转自Pei Chang Chuang的脸书,以下引述内文)
(中略)稍微了解司法与社运关係的人都知道,如果司法权对社运的基本态度不改,社运动辄被司法追诉,而且司法权警察化的趋势也不加遏阻的话,其结果司法不但对社运难以产生威吓效果,反而会更让社运因不满司法而加剧抗争手段。台湾社运这几年虽然被起诉了那幺多人,也有那幺多人被判决拘役或罚金,但各种社运却仍然遍地开花,就证明司法处理社运的基本态度,确实已到了必须从根本调整的时刻。

涉公共利益研究 国科会立即公开

(资讯公开,是防止政府滥用资源的重要一步。转自高有智的脸书,以下引述他的注解)
国家补助研究对外公开,这是人民知的权利一部份,过去曾经追查过「政府资讯公开法」的相关问题,许多环境研究都已经在国外期刊发表,在地居民还被闷在鼓里,国科会虽然嘴巴这样说,但仍有几点问题:
一、公开的机制和方式?如何方便让人民得知?
二、谁来判定涉及「公共利益」的原则,虽然列有九大类型,是否足够?谁来判定九大类型?
三、国科会官员口中尚有一堆但书云云,谁来判断符合立即公开的合理性?何谓足够的科学证据,何谓到达严重程度才能公开?

大埔4户胜诉 区段徵收撤销 屋毁人亡地难还 正义迟来非正义

(注解中的「中高行」,意指台中高等行政法院。转自孙穷理的脸书,以下引述他的注解)
韦纶的这一篇对于中高行的判决有很清楚的解释,19户是因为「没有保护的必要」所以才没有撤销徵收,萧家淇在这里说的「没有否定全案的公益必要性」,是不对的(事实上,中高行说的,是在这个案子上,根本没有考虑公益必要性)。至于中高行以「事实不能」的理由来说不能还地,这个则有待商榷。然后一个重点是,本案的「被告」是作出同意区段徵收处份的内政部,不过在这个案子上,苗栗县政府才是正主,它绝不只是配合徵地的机关这幺简单而已…

桃园千年藻礁未有保护 立委吁速设保留区

(转自潘忠政的脸书,以下引述内文)
国民党立委邱文彦今天(3日)表示,桃园藻礁是台湾珍贵自然景观,但地方与中央并没有妥适保育,造成藻礁面积持续缩小,因此他要求桃园县政府与中央应积极划设自然保留区并加强汙染防制。
(中略)邱文彦也说,藻礁範围缩小,政府有必要对平均10年才成长1公分的藻礁加强保育。邱文彦说:『(原音)第一个是严重的海洋汙染,第二个是突堤效应造成掩埋影响,所以到目前为止剩下仅仅5公里不到的範围,藻礁才能健康的成长。藻礁是非常难得的自然资源,平均每10年才长1公分,所以桃园藻礁至少有7,500年历史。』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