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是一种生活 >DOIT青年共创日:谈开放、空间、人 >

DOIT青年共创日:谈开放、空间、人

2020-06-06  点赞178   浏览量:133
DOIT青年共创日:谈开放、空间、人

「第三波工业革命」号角吹响,DOIT 共创公域上週三首先邀请 「自造者运动」代表人物、3DRobotics 共同创办人 Chris Anderson 演说,后又于週六于松山菸厂举办「亚洲青年共创日」,来自六国、横跨艺术与科技领域的青年自造者齐聚一堂,数十名讲者在舞台上侃侃而谈他们想要创造的未来。

人、空间、社群

DOIT 几十名讲者,无论来自哪个领域,「人、空间与社群」是三个不断反覆提及的字眼。人,是自造者革命的灵魂,他们可能是在网路中激荡火花,也或许是聚集在以 Fab、Maker、Hacker 之名的实验工作坊,与其他人共同探索新事物,而且不止在心中刻画蓝图,还要一同把抽象的梦想化作看得见、摸得着的实体。

数位製造「DO WITH OTHERS」的精髓,与我们应该都很熟悉的 TEDx 一致。当天首先站上舞台的是在日本推动 TEDxTokyo 的 Todd Porter,他不断强调「建立生态系」,即是希望藉由一小群身怀不同才华、但有着相同热情的人共创平台,从而感染大众。

DOIT青年共创日:谈开放、空间、人
Loftwork Lab。照片取自 Loftwork.jp

同样来自日本的林千晶,以温柔的声调诉说远大的愿景,她所创办的 Loftwork 一年完成 300 个专案,并且成立 Loftwork Lab,不只邀请工程师、设计师在此创作,而是所有大人、小孩全都可以在这个窗明几净的偌大空间,自由挥洒创意。林千晶特别提到最近的大型专案「Fab Cafe」,一个结合 3D 列印机与咖啡点心的开放空间,让一般人在轻鬆的气氛下动手 DIY。

这类实验工作坊其实早在全球遍地开花,近年来也陆续于台湾萌芽。Inside 先前已亲访 洪尧泰成立的 FabLab Taipei ,它孕育出近来红遍媒体的 ATOM 3D 列印机。而在 DOIT 年会上我们才发现,其实还有很多很多开放空间,就在你我身边,唾手可及。

早在 2002 年,麻省理工学院教授 Neil Gershenfeld 开啓第一间 Fab Lab 工作坊,而后衍生出 Fab Lab Dynamic、Fab Cafe 等等组织,提供电脑与各种器械机具,让小市民以低成本的方式製造自己所需的物品。今日,「自造者革命」的口号喊彻云霄,此刻台北各个角落的自造场域,也正人声鼎沸。

踏进位于重庆南路小巷的 FabLab Taipei 或者士林的 FabLab Dynamic,可以看到有人站在镭射切割机、CNC 前準备,另外还有五、六台 3D 列印机同时运转;到了太原路上的 Hacker Space,有人向我展示他在此地研发、现在已到中国进行商业化的小型温室农场。而 OpenLab Taipei 以及 Maker Bar,有着浓厚的设计与艺术气氛;希望轻鬆享受创作乐趣,台北亦有 Fab Cafe 这样的场域。

无论是在哪个地方,既有如我一般,从高中开始就几乎没再做过科学实验的菜鸟对着 3D 列印过程啧啧称奇,也有「资深」的自造者专注地穿螺丝或 Key 参数,或者盯着 YouTube 影片思索画面中齿轮如何牵制彼此,还有突然造访的陌生人来此寻求实践艺术计划的意见或协助。所有空间的共同点是「DO WITH OTHERS」,以社群凝聚自造者的力量,在创造未来的道路上,没有任何人落单。

实验与实用的交叉口

对我来说,「数位製造」其中一个迷人之处,是它正处于实验与实用的交叉口,它具有无限的可能性,艺术家或商人与工具擦出不同的火花,但大致上来说,无论是商业化或纯创作,当下几乎所有人,都是为了创造更美好的社会而「自造」。

DOIT青年共创日:谈开放、空间、人
福岛之轮重新转动希望

当天应该有许多听众对日本山寺纯先生踩动「福岛之轮」,闪现绚丽夺目的光彩印象深刻。这台结合智慧型手机、LED 与环境感测器的脚踏车,是他从日本传统陶瓷器修缮技法「Kintsugi」得来的灵感,重现因 311 大地震倾颓的家园之美。监测湿度、温度、辐射量与二氧化碳等资讯,随着轮胎转动显现出来。骑上单车,山寺纯先生希望自己的家乡摆脱阴霾,迎接明亮灿烂的未来。

DOIT青年共创日:谈开放、空间、人
为寄居蟹印出一个家

充满活力的香港讲者 Shwan Frayne 来头不小,曾跻身 Inc Magazine「30 岁以下正在窜起的商界领导人前 30 名」。他于 2006 年创办 Haddock Invention 清洁科技公司,致力于研发各种新型平价的环保用品;而台湾的自造者不落人后,Fab Dynamic 创办人李柏廷用 3D 列印技术为找不到壳寄居蟹建造家园,或为狗狗製造义肢,让牠们得以重新奔跑起来。

以人为本,自造梦想

谈到製造业,机器的形象比人先浮上我的心头。那是摩登时代巨大冰冷的齿轮,是富士康一座座巨大的工厂,里面坐着一排排面无表情的工人,为人们组装一部部手机,为企业印出一张张钞票,小人物木然地为这时代複製一张张标榜创新的标籤。大量製造的同时,人性大量流出。

幸而,我们生逢正要开啓新页的「自造」世代,人文精神终于重新凌驾于机器与工具之上,看着 DOIT 舞台上六国青年神采飞扬的谈论自己的故事与计划,我的感受尤其深刻。Chris Anderson 来台演讲不断提及与他合组公司的青年来自墨西哥,也许就是想强调,科技创新不再是美国专属,任何角落的小人物勾勒出来的奇思异想,不再需要找上大企业合作或敲开中国工厂的门才能生产。距离「20% 的家庭都有 3D 列印机」的未来或许仍然遥远,但或许旁边巷弄民房内已经有着各式各样的机器等你亲自转动,还有一群人迫不及待与你一同进行前卫的实验,或者完成实际的梦想。

如同 g0v 零时政府以写程式发起键盘革命 ,台湾的「自造者」也正尝试使用自己的双手,在第三波革命中遍布全球的小工场中,从一只戒指、一副面具,或者一组家俱、一台自我繁衍的 3D 列印机开始,一点一滴的撼动「大象企业」。

DOIT 青年共创公域宣传影片
DOIT青年共创日:谈开放、空间、人

相关阅读